?
當前位置: > 特別報道
百元“槍手壺”刻大師名章賣幾十萬
【發布日期:2019-06-25】 【來源:本站】 【閱讀:次】【作者:】

  

宜興中國陶都陶瓷城的一家門店內,店主拿出一把“代工壺”后,又拿出一張空白的收藏證書,模仿國家工藝美術師徐某的字跡“簽售”。

       2019年5月28日,76歲的宜興制壺大師錢麗媛涉惡被查,意外曝光了當地“代工壺”黑幕。
  根據江蘇宜興市人民檢察院消息,錢麗媛以“打假”為由,多次指使其干兒子丁某召集其余成員采用拘禁、毆打、威脅、駐守、圍堵、上門滋擾等手段實施違法犯罪活動,已涉嫌敲詐勒索罪、尋釁滋事罪。與錢麗媛一同被提起公訴的還有其干兒子丁某等7人。
  新京報記者在當地調查時,多位熟識錢麗媛的紫砂制壺工藝美術師及從業人員,透露了“錢麗媛涉惡事件”背后的原因——制壺大師參與制假、售假的暴利利益鏈。這條利益鏈上的紫砂壺,在行業內被稱為“槍手壺”。一些大師讓徒弟或其他制壺人代工制壺后,刻上自己的名章,附上自己的制壺證書,一把百元壺能賣到數萬元到數十萬元,錢麗媛就涉及其中。除了一些頂級大師會尋找“槍手”代工外,一些職稱較高的工藝美術師也存在代工亂象。
  “槍手壺”泛濫的市場中,一些商家直接模仿大師字跡、私刻名章,將普通紫砂壺偽裝成大師作品,高價銷售。制壺大師錢麗媛被查后,當地“槍手壺”市場緊縮,多名當地業內人士稱,“如果真要追究起來,還有很多錢麗媛等待被查”。
  錢麗媛事件后,當地相關部門表示,對于請人代工、欺騙消費者的從業人員,一經查實堅決予以曝光,相關職稱審核,也將更注重藝風藝德的要求,并建立行業“黑名單”制度。
  涉惡旋渦中的制壺大師

       江蘇省宜興市是紫砂壺原產地,其生產的紫砂壺享譽世界,因此,宜興也以“陶都”聞名于世。
  根據江蘇省陶瓷行業協會、宜興市陶瓷行業協會數據顯示,宜興當地擁有正高級工藝美術師157人、高級工藝美術師424人、工藝美術師803人、助理工藝美術師3007人、工藝美術員2541人從事紫砂制品。
  公開報道顯示,生于1943年的錢麗媛已是古稀老人,她是宜興紫砂界的名人,曾獲得過江蘇省工藝美術大師、江蘇省陶瓷藝術大師、研究員級高級工藝美術師等稱號,先后師從制壺名家顧景舟、蔣蓉、王寅春等,在紫砂藝術方面頗有造詣。
  今年年初,宜興警方發現,涉及錢麗媛的案件并非一起。新京報記者從知情人士處得知,早在2015年,錢麗媛因“槍手壺”一事就曾涉及糾紛,“只是當時沒人報案”。
  今年6月中旬,宜興多名熟知錢麗媛的知情人士告知新京報記者,案發時,錢麗媛授權徒弟鄭某為其做“槍手壺”,最后刻上錢麗媛的印章,并且配上其證書,做出來的紫砂壺,以錢麗媛的“名家、大師”名義對外售賣。
  在宜興市丁蜀鎮盧小偉工作室內,國家級工藝美術師盧小偉坐在茶座前談起錢麗媛時,不禁搖頭,“她的徒弟做好壺敲好章后,沒交給錢麗媛賣,而是私下賣了,事后被錢麗媛發現才發生的矛盾。”
  回憶起錢麗媛的往事,盧小偉說,“她是我們圈里的名人,年紀也大了,她讓徒弟做槍手壺的事情我們都知道,就是沒想到會出這個事。”
  “后來,錢麗媛找徒弟要錢,結果沒給,”盧小偉回憶,“當天晚上,錢麗媛就找到她干兒子和好幾個人去找麻煩,還說是要打假。”
  錢麗媛事件在宜興紫砂圈子里被傳得沸沸揚揚。紫砂藝人劉麗稱,“主要還是沒分錢。”
  熟知錢麗媛的劉麗回憶起整個事件,“錢麗媛去找過她的徒弟要錢,結果對方沒給,她就找人去打人。”錢麗媛師徒矛盾無法調和,最終,錢麗媛徒弟鄭某報警,錢麗媛被抓。
  宜興市公安部門也曾公開通報,錢麗媛案件緣起徒弟鄭某為其代工產生糾紛,涉及“代工壺”。
  錢麗媛被抓后,2019年6月4日,江蘇省陶瓷行業協會、宜興市陶瓷行業協會將其除名。
  今年5月底,宜興市檢察院對紫砂行業“惡勢力犯罪集團案”犯罪嫌疑人邵某某等人提起公訴。檢方指控,邵某某等4人涉嫌敲詐勒索罪、尋釁滋事罪。錢麗媛等其余3人也涉案。
  在宜興紫砂圈子內,錢麗媛被抓的事眾所周知。多名從業人員回憶錢麗媛事件稱,“如果不是‘槍手壺’,這事兒就不會發生。”
  一本萬利的“槍手壺”
  紫砂大師找人代工紫砂壺再高價售賣的現象,在宜興紫砂圈內早有傳聞。2010年中央電視臺就曾曝光過關于宜興當地紫砂的造假行為,其中也提到“槍手壺”。紫砂藝人劉麗回憶,“這就是當年鬧得很大的紫砂門。”
  近幾年來,大師“槍手壺”在紫砂圈內愈演愈烈。劉麗稱,“要是錢麗媛沒出事之前,在市場上隨隨便便就能找到所謂的大師壺、名家壺。”
  “‘槍手壺’的興起和那些大師脫不了干系,”在丁蜀鎮中國陶都陶瓷城一門店內,紫砂藝人張美蘭介紹,“真正的紫砂大師都上了年紀,一年也做不了幾把,費時費力,就找人代工,槍手壺也就出現在市場上,按道理來說,他(大師)除了敲章之外,制作過程就沒參與,就是虛假的。”
  張美蘭介紹,一把紫砂壺從泥料到成品,根據不同的工藝制作所耗時間不一樣,如果用機器磨具灌漿制作,一天能做出很多,半手工制作的話,一天一把也是可以的,如果是全手工的話,那就要三至五天一把了。根據制作工藝和使用泥料的不同,成品的價格也從幾十元到數百元甚至上千元一把不等。
  國家級大師的作品從10萬元甚至上百萬元起價,省級工藝美術大師的作品一般是5萬到十幾萬元,再往下的工藝美術師,價格由幾千到上萬元不等,最低級別的工藝員,作品往往在200至500元之間。而沒有任何職稱的紫砂藝人,一把紫砂壺的批發價基本上不會超過100元。
  “如果是一把半手工的槍手壺,本來就幾百塊錢的,被敲上大師的名字章印后,價格可以是好幾萬,甚至好幾十萬。”在張美蘭工作室內,她搖了搖頭,“這個就是暴利。”
  錢麗媛被查只是宜興紫砂圈內“槍手壺”現象暴露出來的一個個案。她被抓后,“槍手壺”處在風口浪尖,很多人不敢再冒險代工。
  新京報記者在宜興調查發現,除了錢麗媛,在宜興的紫砂市場還出現數名研究員級高級工藝美術師、國家級工藝美術師的“槍手壺”,售價數百元。
  “如果是在收藏市場,可以賣到上萬元。”一名商家表示,“這樣的槍手壺在紫砂壺的收藏市場,相當搶手”。
  大師默許的“造假經濟”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國家級工藝美術師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說,很多紫砂大師上了年紀后,就靠賣自己的名聲賺錢,找自己的徒弟或者是其他“槍手”代工,然后授權敲上自己的印章,配上手寫的證書,再高價推向市場,“不明白內情的人,根本就不知道這壺的真假。要是有人找到大師,大師也會說是自己做的。”
  “藏家們往往是認人不認物。”上述國家級工藝美術師介紹,目前宜興的紫砂壺市場上,夸張一點說,哪怕是一個名家、大師做得再差的壺,也比一個啥名氣都沒有的人做的高工藝紫砂壺賣得貴。這樣難以察覺的槍手代工現象,反而讓藏家對自己的鑒別能力信心十足,也就推高了“代工壺”的市場。
  “以前也有槍手找我做代工壺,我給拒絕了。”盧小偉向新京報記者描述,他從來不做“槍手壺”, “一方面會把自己名聲搞臭,另一方面也擔心出事”。
  名家、大師和“槍手”的合作模式,往往是由利益決定。根據盧小偉的介紹,一些“槍手”或者大師之間存在利益上的合作,“槍手”制作好紫砂壺后,會將壺給大師進行敲章,敲好大師印章后,“槍手”會把紫砂壺給大師進行銷售。這種合作模式在圈內是公開的秘密,而在消費市場卻不能明說。
  在宜興紫砂市場內,一些紫砂陶藝人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如今紫砂壺市場日趨火爆的情況下,大批消費者的確是只沖著人名來買壺,或者干脆就沖著誰職稱高就買誰的壺。
  在宜興本地,有職稱的紫砂藝人人數高達數千人。“前幾年,宜興在評選紫砂藝人職稱時,還鬧出過知名紫砂藝人聯名反映評選不公正的事情,都是錢鬧的。”多名紫砂藝人表示,“有職稱的,壺就賣得好、賣得貴,所以紫砂藝人對評選職稱,也是趨之若鶩”。
  錢麗媛卷入“惡勢力集團”犯罪,在當地紫砂圈引起不小“震動”。
  包括國家級工藝美術師盧小偉等在內的多名紫砂藝人表示,紫砂大師和“槍手”合作制造“代工壺”是宜興紫砂界的潛規則,“錢麗媛事件就是最好的代表。”
  銷售商現場為大師代筆售假壺

       除了大師指使制作“代工壺”外,一些商家也直接以“大師代工壺”的名義制假、售假。
  在中國陶都陶瓷城一紫砂工作室內,店主向新京報記者售賣刻有中國陶瓷藝術大師、研究員級高級工藝美術師邱某某章印的紫砂壺。
  “像這樣的壺,很多人看不出來,就當大師壺來賣。”在上述紫砂工作室負責人向新京報記者展示的紫砂壺成品,除了在壺底刻有邱某某的名字外,該負責人稱,在對外銷售大師壺時,還會配上大師的收藏作品集和紫砂壺證書,售價5000元。
  在現場,上述負責人提供的邱某某收藏證書實為一張紙,上面用繁體字寫有“作品證書”字樣,頁面注明了紫砂壺泥料來源,并注明“極具收藏價值”等字樣,證書落款作者處蓋有邱某某的小篆章印。店主向新京報記者表示,這把壺并非邱姓大師制作。
  在中國陶都陶瓷城另一家紫砂工作室內,新京報記者又發現刻有國家工藝美術師徐某名字的紫砂壺。工作室負責人最開始向新京報記者推銷時,堅稱是徐某親手制作。當記者提出是朋友介紹過來的時候,店主改口稱,“這是徐某的代工壺。”
  “如果你要的話600元拿走。”上述工作室負責人稱,“帶證書,現場給你寫。”
  在現場,該紫砂工作室負責人拿出一張空白的寫有收藏證書的紙張放在桌上,用手拿起鋼筆在作品名稱處寫上“西施”兩字;在本壺用泥處寫上“原礦紫朱泥”;在制作日期處寫上“己亥年春”的字樣。在證書上,蓋有作者徐某的小篆章印。
  “想怎么寫就怎么寫。”在寫下上述信息后,該工作室的負責人稱,“這些證書都是現場寫的,好一點的模仿大師字跡,或者就隨便寫,反正沒人知道。”
  “現在查得緊,一般來說這個壺我都不敢擺出來,還別說往外賣。”上述紫砂工作室負責人向新京報記者介紹,“自從錢麗媛出事后,市場里的代工壺的身影不見了很多,都不敢擺出來,畢竟這個算是不光彩的事情,太敏感。”
  宜興市陶瓷行業協會一名負責人表示,紫砂大師或有職稱的紫砂藝人,基本上是在自己的工作室銷售作品,外面門店售賣的,很有可能是假的。
  新京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商家可隨意填寫的收藏證書,在市場上隨處可買,有的是一張紙,有的是有封面的硬殼本。
  在中國陶都陶瓷城附近的一個紫砂制品銷售市場,新京報記者在一家包裝店的貨架內找到收藏證書。記者仔細觀察發現,證書種類多樣,除了沒有大師的章印外,其余信息一應俱全。
  包裝店負責人介紹,這些證書價格不一,最低五元一本可以拿走,“來買的大多是一些槍手,或者是搞紫砂批發的。”
  紫砂藝人拍視頻揭“代工壺”秘密

       在宜興紫砂行業內,大師“代工壺”是行業內公開的秘密,一些紫砂藝人也一直在揭露“代工壺”的制假、售假的潛規則。
  “大師‘代工壺’壞了紫砂壺的行業名聲,錢麗媛被查是好事,至少讓更多人知道了行業的內幕。”紫砂藝人王珺表示,之前消費者都被蒙在鼓里,收藏市場也因為大師“代工壺”變得亂套起來,甚至也波及拍賣市場。
  盧小偉介紹,某些紫砂大師作品一般價格在數萬元甚至是十多萬元一把,但是在一些拍賣會上,落槌價在2000元到4000元不等,這不符合市場規律。“里面到底有沒有代工壺,就不好說了。”盧小偉稱。
  從事紫砂行業十余年的王珺是宜興當地手藝人,根據她的描述,“假紫砂,代工壺充斥電商平臺,它們打著宜興的名片進行銷售,這是在破壞宜興的城市名片。”
  “代工壺是宜興紫砂市場的負面影響,但是紫砂壺不同于其他商品,它沒有統一的標準,也不好制定標準。”王珺稱,“但是這壺卻是大師自己請其他手藝好的槍手制作的,再配上真正的大師印章和真證書,誰還分得清這壺到底是真是假”。
  王珺作為紫砂藝人,不僅制作紫砂制品,還利用互聯網做了自媒體人,在一些短視頻平臺中,她貼出“拒絕代工壺”“拒絕假紫砂”的標簽進行打假宣傳。
  在王珺的短視頻自媒體號中,她制作關于大師尋找槍手制作代工壺的揭秘視頻,在視頻里直言“大師代工壺”的潛規則。
  “一是名家大師們讓自己的徒弟來代工;二是一些名家大師把自己的印章按照一年幾萬到幾十萬的價格賣給槍手。”王珺稱,她在制作揭秘短視頻時,會被一些同行惡意舉報,“他們越是惡意舉報,我越是要揭秘,這才能讓宜興的紫砂市場走上正軌。”
  風波之后或建紫砂從業“黑名單”
  新京報記者在宜興丁蜀鎮中國陶都陶瓷城以及周邊進行調查時發現,“錢麗媛事件”發生后,宜興市陶瓷行業協會與當地市場監管等多部門對市場進行多次巡查。但一些商家卻表示,“等風聲過后,(代工壺)又會開始的”。
  國家工藝美術師盧小偉介紹,盡管有大師或者知名紫砂陶藝人請“槍手”代工的事情在宜興紫砂界時有耳聞,但真正想要追究大師造假的責任,事實上依然是件很難完成的任務。
  盧小偉稱,“這樣的問題到現在都是無解的。我只能說要靠紫砂陶藝大師們的道德自律才能解決問題。”
  錢麗媛涉惡風波之后,宜興市陶瓷行業協會于6月初召開了“宜興紫砂加強行業自律、促進健康發展”座談會,會上江蘇省陶瓷行業協會決定撤銷錢麗媛“江蘇省陶瓷藝術名人”榮譽稱號。
  座談會上,宜興相關部門就專業技術職稱管理、市場監管做了相應表態。
  宜興市人社局負責人表示,將強化紫砂行業專業技術職稱管理,對于虛假宣傳、欺詐銷售、以假亂真等不良行為者,不予注冊;在職稱申報審核過程中,注重職業道德和藝德藝風的要求,對于請人代工、混淆市場、欺騙消費者的紫砂從業人員,一經查實堅決予以曝光。市工信局將倡議建立健全個人誠信體系建設管理體系,一經發現違規違法行為,堅決給予嚴肅處理,并探索建立從業“黑名單”制度。
  在市場監管方面,將進一步暢通消費者維權渠道,對涉及紫砂代工等問題的投訴舉報信息進行詳細研判,增強發現違法線索和處置違法問題的能力;進一步創新市場監管手段,加強對紫砂行業經營戶的檢查頻次。
  市文體廣電和旅游局負責人表示,對非遺代表性傳承人申報的“德行”提出更高的要求,不讓德行有失的人員進入代表性傳承人隊伍,對觸犯國家法律法規、影響行業形象的代表性傳承人堅決予以退出;在文化交流活動中,對存在負面影響的紫砂藝人堅持“零容忍”等。(文中劉麗、張美蘭、王珺均為化名)據《新京報》

 

【關閉窗口】【打印本頁】
?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聯系我們
主管: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莆田市城廂區莆陽路343號 郵編:351100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0591-87275327
聯系電話:0594-2523059 傳真:0594-2514907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閩ICP備08010073號(瀏覽網站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調為1024*768)
您是第: 位訪客 技術支持:中國電信莆田分公司
御龙在天官网